燈燈等登燈

有花瓣落在他的帽兜

[園醫] 花語

女孩坐在椅子上,抱著玩具熊的手臂異常細弱

 ‘瓊斯醫生,你能說個故事嗎,我想聽小美人魚……’

 

‘當然,但我們要先治療完,好嗎?’

女孩聽話地向後躺倒在椅子上,或著說,那是一張電椅

黑色的束帶固定住她的四肢和頭顱,因為常常被綁住,小小的手臂已經有些微的凹痕。

 

瓊斯醫生憐愛的替她縛緊嘴上的束具,以免她因為高壓電導致的肌肉收縮咬到自己

‘好了,麗莎,深呼吸……’

隨即按下開關,讓電流竄入女孩甚至尚未發育完全的軀幹

 

麗莎靜靜地感受全身肌肉緊繃,被電流刺痛的感覺—像是被曬衣夾繃緊

她全身抽蓄,淚水滲出眼角,過了如同地獄的數分鐘,瓊斯切下電源,替她鬆綁

 

‘做得好,麗莎,你表現得很棒,想要多一點點心嗎,也許你會喜歡蛋糕?’莉迪亞溫聲說著,女孩搖搖頭,踏著站不穩的腳步拉著親愛的醫生走到花園

‘你看,是含羞草,他們是不是很可愛?’稚嫩的嗓音不自然的沙啞,麗莎指著草地上毛茸茸的紫粉色小花團,高興地向她展示

 

‘他們的確很可愛,不過你得小心點,他們有刺’ 莉迪亞提醒著她,眼神卻定在粉粉的毛團上,彷彿要被刺傷

 

‘我當然知道,爸爸以前有提醒過我,是在…呃,甚麼地方?’麗莎感到困惑,卻被迪利亞笑著打斷

‘該進去了,麗莎,蛋糕可不等人,如果你還想再看他們的話,明天可以再出來’

 

‘啊,噢……瓊斯醫生?’麗莎仰起頭看她

‘怎麼了,麗莎?’女人很有耐心地等她提問

‘唔,媽媽甚麼時候來接我呢?我想她了……’麗莎沮喪的絞著衣裙,眉眼間滿滿的失落

‘等到麗莎病好了就會來了哦,所以麗莎要快點好起來呢’瓊斯不自然的語調被巧妙地掩飾,女孩開心了一陣,遂又糾結的問她離開後還能不能再來找她

 

‘當然,麗莎隨時都能來的,現在,該進屋了’ 目送著麗莎離開,瓊斯垂下目光,走到女孩的病房,最終在床邊為愛花的女孩遞上一小束金魚草 





含羞草:懺悔

金魚草:欺騙

攝殮 你偷了我的心!·續

約瑟夫是一隻狼,準確來說是狼人。作為森林裡英俊又強大的狼,他對目前的生活挺滿意,

每天晒晒太陽、散散步,雖然偶爾會有討獵人來打野兔,不過大多數時間,森林都安靜的連落葉聲都聽得見



「啪嚓!」 ?!

像是樹枝被踩斷的聲音,不是野兔,小傢伙們只在草地上蹦噠,附近也野獸敢來打擾他,

那麼⋯⋯約瑟夫的藍眼睛瞇了起來


一個人類,甚至還沒成年。看上去很可愛呢⋯

肯定會被野狗咬的渣都不剩。 


「咦?怎麼會有小孩一個人在這?你和家人走散了嗎?」




伊索覺得自己全身發冷,或許並不是因為樹蔭的關係,約瑟夫—狼人手上捧著拳頭大小的紅色團狀物,源自他的胸口。




「請⋯請你⋯」他哆哆嗦嗦的開口,然而抖得太厲害,跟本吐不出幾個字


「嗯?聽不到呢,大聲點唷。」約瑟夫看著伊索冷得縮成一團,好心的蹲下身,把耳朵湊近,


「請、請把他還給我⋯⋯」伊索低聲哀求著,

「欸⋯?可它是我的東西了呀,伊索應該知道的,亂拿別人的東西很不禮貌的。」明明是你從我這搶走的!伊索正想反駁,卻被打斷


「不如這樣吧,你要心,我想要有人作陪,我們何不各取所需?」伊索已經凍得不成人樣,無暇再去思索「想要有伴」的含義。他答應了

「那麽,伊索,狼可是很講信用的,作了約定就要遵守喔,期限⋯⋯永遠」 


永遠可是很久很久的一段時間呢,就像數十年前,從伯爵的利劍和家人的屍堆中逃出來的小狼所發誓的那樣,永·遠·

攝殮 你偷了我的心!

#繁體注意

#微獵奇



森林旁邊有一座莊園,那是卡爾伯爵的領地,這個忠誠的家族已經駐紮於此好幾個世代了。今天是卡爾家的長子,伊索的十五歲生日,宅邸內上上下下無一不忙錄著布置,華麗的水晶吊燈把燭光揉碎後撒入大廳,可惜並沒有被主角看到



伊索愉快的在森林裡散步,他的父親從不讓他離開家太遠,林間的空氣讓他有些飄飄然。忽然間,他聽見背後傳來腳步聲,伊索迅速的轉身,看見了一個戴著禮帽,拿著手杖的男人。



「咦?怎麼會有小孩一個人在這?你和家人走散了嗎?」

「我才不是小孩!我已經十五歲了,當然可以一個人進森林!」伊索生氣的說,「森林裡很危險哪,有野獸和猛禽,還有狡猾的狼人喲!」伊索縮了一下,又說「我有帶著劍,我能用它保護自己。」

「那東西對狼人沒用的,你知道嗎,狼人會跟在你身後,叫你的名字,只要你回頭,他就會把你的心偷走哦!」這下伊索怕了,耳邊似乎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

「⋯⋯伊索!伊索你在哪裡!」噢,家裡的人來找他了。


「嗚⋯我、我該走了,嗯,下次見⋯⋯」

「嘿,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,我是約瑟夫,你呢?」

「伊索·卡爾,感謝你的提醒,先生」他轉頭向著聲音的來源跑去。


「吶,伊索!」他聽到約瑟夫的聲音,困惑的轉頭——


「⋯⋯先生?」他僵硬的睜大眼,在他轉頭的一瞬間,一隻大手探入他的胸腔,拿走了本該安份跳動的東西


「所以說,森林裡很危險哦。」